精神鸦片

总有一些所谓的秘密,你会在某一天公之于众,比如为什么今天,我会站在路人转粉。

2014.3.7 周五 宿舍

 

今天和一位朋友聊着,说了很多很久以前的事情。老实说,也算不上太久,两三年之前吧。聊着聊着,突然我问他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谁都说不上来了。好像只要不是幼儿园到大学中间的任何一个同学,那么被彼此忘记的概率就使劲往上爬。然后我想起了少爷,我和他本身一点都不熟,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可有些东西是注定的,就像现在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就像我们都毅然辞去了那份工作。当然,除了我搞砸他的小小生意。不一样的是,我们经常联系着。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奇妙,这一秒做过的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它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期间那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许machine能,但我们是猜不透的。我们只能努力做到不去忘记是怎么认识那个人的。     

2014.3.5 周三 宿舍



又开始在这样的下午浑浑噩噩,除了吃喝拉撒睡外加无止境的颓废,好像生活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追求。每天要对自己念一百万次的离开电脑,离开电话,离开宿舍出去走走,可终究是敌不过最无力的一句:不想出去。在这个时候,老妈已经开始指责我有多宅,连我们家老爷子都开始嘲笑我是个女光棍了,我也开始严肃的思考是否该走出去找到一个能陪伴自己的人,陪我踏出这一步,陪我走遍山川大河。在我这样的年纪,二十出头,人一辈子最美好的岁月,如果仅仅是每天心安理得的呆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六人宿舍,看着一群找不到方向的孩子,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说毫无感觉是自欺欺人。但每个人都习惯了让别人让自己习惯这种习惯。事实是,你甚至都不知道我们都愧疚到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