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2014.3.7 周五 宿舍

 

今天和一位朋友聊着,说了很多很久以前的事情。老实说,也算不上太久,两三年之前吧。聊着聊着,突然我问他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谁都说不上来了。好像只要不是幼儿园到大学中间的任何一个同学,那么被彼此忘记的概率就使劲往上爬。然后我想起了少爷,我和他本身一点都不熟,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可有些东西是注定的,就像现在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就像我们都毅然辞去了那份工作。当然,除了我搞砸他的小小生意。不一样的是,我们经常联系着。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奇妙,这一秒做过的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它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期间那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许machine能,但我们是猜不透的。我们只能努力做到不去忘记是怎么认识那个人的。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