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2014.3.5 周三 宿舍



又开始在这样的下午浑浑噩噩,除了吃喝拉撒睡外加无止境的颓废,好像生活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追求。每天要对自己念一百万次的离开电脑,离开电话,离开宿舍出去走走,可终究是敌不过最无力的一句:不想出去。在这个时候,老妈已经开始指责我有多宅,连我们家老爷子都开始嘲笑我是个女光棍了,我也开始严肃的思考是否该走出去找到一个能陪伴自己的人,陪我踏出这一步,陪我走遍山川大河。在我这样的年纪,二十出头,人一辈子最美好的岁月,如果仅仅是每天心安理得的呆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六人宿舍,看着一群找不到方向的孩子,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说毫无感觉是自欺欺人。但每个人都习惯了让别人让自己习惯这种习惯。事实是,你甚至都不知道我们都愧疚到无地自容。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