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已经到了这个年纪


H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就在这个月28号。听到这个消息的前两秒,我表现的很平静。就像是听到一个你爱的人给你讲了一个并不好笑的冷笑话。我想我是早就预料到这件事的发生了的。

可是在接下来的时间,我才开始崩溃。我说:“什么?你要结婚?我们才21啊?求求你告诉我你是骗我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像被告知要去结婚的不是H,而是我。一个对于在25岁以前结婚有深度恐惧症的人。我仿佛记得昨天我老妈还在偷偷的打电话给我的班主任探寻我是否早恋,今天我就得身不由己的去参加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

我发疯似的问她,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H思考了很久,就像经历了一个又一个世纪的挣扎。然后告诉我说:“我九月怀孕,十月知道,十一月领证,十二月结婚。”我只能报以沉思回复她。然后我以自我的观念劝她说,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又想了好久,说,我愿意嫁给他。

最后我说我会支持你的决定。她说谢谢你总是那么支持我。

我和H从幼儿园起就一直在同一个学校狼狈为奸,直到上了高中才兵分两路,各自为营。我们像所有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一样,睡过同一张单人床,吃过同一碗泡面,喝过同一盒酸奶。她身上有很多我看不惯的地方,同样,我身上也有很多她看不惯的缺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居然丝毫没影响到我们那所谓的友谊。我们都知道彼此是最好的。我还记得,每次放学,我们都会打打闹闹着回家,然后再分叉的路口依依不舍,最后彼此都看不见身影了,还要隔着一座山坡大声吼着,她说:“我以后要当个演员,像张庭一样,你觉得我行不?”我说:“哈哈哈,看你那长相,当演员,笑死我了。”她大笑着:“咋的,总比你丫好看,那么肥。”我说,那我以后要当个歌星,让我们村的人都听得到我唱歌。作为报复,她也毫不客气的打击了我。

后来,不知道我们俩是不是果真都遭报应了。由于我那个不争气的嗓子一点高音都唱不了,我只能挥挥手对她说,唉,天资不聪啊,我还是去学服装设计吧。当然,H在这些年和我也差不多,我们都渐渐淡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梦想。好在我每天晚上都会在自家院子里高歌,邻居们虽然很痛苦,也没忍心扼杀我,我也算是实现了半个愿望。

高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对我来说,除了那让人恶心的数字,其他都是无比幸福的。可是,对H而言,却是撕心裂肺。某一天,我无意中得知,H和他爸出车祸了,我立马打电话给她问她怎么样,,他说他爸挺严重的,她没事。可没过两天,她打电话给我,用平淡的语气对我说,她爸去世了。然后我们都沉默了。好像全世界都沉默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该怎么去说,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去安慰那些受伤的人,我只能用安静的陪伴去替代我所有的语言。

H的妈妈一直以来精神状态都是不太好的,在发生这些事以后,精神更是崩塌了。整个人都变得神神颠颠的。甚至某一天从自己家的屋顶上赤身裸体的跳了下来。H和他大爸商量了,决定先把她妈妈送回娘家,有人随时照看着,免得再出些乱子。

H的爸爸还有一个哥哥,反正在我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是出了家的和尚师傅。就是H的大爸。

现在,H还有三个活在世上的亲人。一个妈妈,一个大爸,和一个爷爷。

关于H的爷爷,虽然只是个农村老人,却和所有新中国时期的老一辈一样,有着自己的骨气。哪怕是到处捡废品,也想着靠自己活着,没想着拖累着谁。在H的爸爸刚出事的那会,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应该是否极泰来才对,可事实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一天他上山牵牛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绊倒了,牛也受了惊,开始乱跑,把他拉了好远,他都不肯放手,就像那头牛就是他的命一样。

我跟着H一起去看她爷爷,我甚至都不能想象一个才体会过丧子之痛,又遭遇这些事的老人该是怎么样的。除了外边的沧桑,他的内心又该是有多么千疮百孔。还是他已经麻木了,被这个世界愚弄,他已经麻木了?他只是个农村老人啊。

可是不是的,他不是麻木的。从他喝完鸡汤然后一直对我说谢谢谢谢的时候,我就知道不是那样的。还有H,看着她对着我的眼睛说谢谢的时候,我的眼睛都要湿了,我看着她那么坚强,那么从容的处理那些糟糕的不得了的事情,忍受着伤痛。要是换做别人,大概是做不到那样的吧。所以我不能哭,因为弱小的人,是我,不是他们,他们是强大的。我笑了笑说,说什么呢,快把汤喝了吧,我也给你带了,等下都凉了。

我一直希望H知道的是,我的那一同汤,不是同情,不是怜悯,而是好朋友间应有的关心和帮助,是敬佩。

我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睡不着,背后的硬床板胳的我骨头都痛了,我翻了翻身,想到从前的事情,给H发短信说:亲爱的,不管何时何地,请记得。丢人事小,幸福事大。谁一辈子没做过点丢人的事,到头来还是开心最重要。我们绝对绝对不能再委屈自己,因为我们曾经委屈的实在太多了。你一定要幸福才好。

过了几分钟,H回复我说,谢谢,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是现在,我很幸福。你也一定要幸福。

我一直在想,青春到底是什么。这个老掉牙的东西,它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某一天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你疯狂你叛逆你爱的时候,你的青春就开始了。等到你领证结婚生孩子的时候,也许青春就差不多结束了。它生在爱中,死在爱中。没有感受到爱的青春,是不完整的青春。怕的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些矫情的东西。青春的结束不应该是痛的,相反应该是幸福的。就像H一样,我想H的青春该结束了,结束在那场华丽的婚礼中,结束在身旁人温暖的臂膀中,结束在我们所有人祝福的漩涡中。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