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被幻想打败的青春

一只人文主义狗:

   我总能到达一个自己都不能预测的境界,说是说这大概就是生命的奇妙之处,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也永远不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但这也说起来很讽刺,我们预备好高高兴兴的心情有时候接受到的竟然是极其恶劣的经历。我一直害怕这样,所以总是准备好最糟糕的心情以备不时之需。

   我说过我最爱的爱情应该是像《两小无猜》那样的纠结不安,仿佛只要谁先承认了爱就是一种认输。爱情本身就是一场搏斗,痛苦远远应该大于幸福。粉红姐在《try》的mv中和她的伴侣跳舞,推开扭打在一起,却因为这样才分不开,为笨重的生活洒上浓厚的色彩。伍迪艾伦的《午夜巴塞罗那》画家和他的夫人也是这样,是彼此的灵感,却很难真的在一起。我以为这才是爱情,彼此欣赏爱慕钦佩,但是又谁也不认输,不存在谁比较爱谁,所以永远找不到平衡点。失去才是爱情的永恒。这大概是我最消极的思想了,我也一度渴望这样,自己把自己吊起来,惴惴不安,痴心妄想,一个小蛋糕,无数疯狂的想法,一路奔跑,心里默默想着不是不爱啊,只是不愿承认啊,就这样一遍一遍被自己欺骗,然后想起自己的爱情啊就已经胜过所有的故事,一直觉得可以与电影中的相媲美,然后就是一整部完美的纯爱片。

   我会想象两个不安的灵魂,写诗唱歌,然后在我背上画画,骑着摩托车进入山洞就算在那一瞬间死去也没什么。如果说平淡是生活的话,那么爱情一定不属于平淡,它不该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应该是报告生活,或者更不该是几天不联系个股各自的生活。它应该是把什么东西都换成两人份,悲伤难过幸福快乐金钱甚至食欲。但是我还是保持自己理想主义的态度,就像我每次哭似乎都想增加生活的乐趣感。我想要遥远的相聚然后机场拥吻。有人跟我说他是很浪漫的人,说可以给我他的浪漫,我始终却找不到浪漫的定义,我只能说淡淡的一句“嗯”和“噢”并不是那种永恒的意义。

  我脑子里有深深的不安分,却又不敢去冒险,自顾自的想想想想就把自己想的特别伟大。我以为我爱上了谁就会是不同的生活,却才发现爱情恋爱只是自己生活的附属品。对于有些人爱情不是必需品,可是一旦浸入,大多数的大哭大闹都变的情有可原。我有时讨厌这样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又很怕一旦改变就失去一切。不够坚持也不够大胆,就只能躺在床上一整天也不知道到底生活的意义在哪里。

  我也想分手之后还是朋友,互相讲着生活,却如同陈奕迅说的若无其事才是最好的报复。没有爱到极致怎么会杀人,没有爱到极致怎么会冒自己的生命危险。后来才发现,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不是寂寞了才会产生爱情,往往不寂寞的时候才明白也许这才是爱情啊。我们互相束缚为了什么该死的美好生活,却将自己的追求改变然后最终变成不知道自己的人。说来也可恨,不想要的时候也不舍得丢弃。

  我不敢说它的方式有几种,热烈还是单调,但是偶尔厌烦起来的时候似乎也不敢说出分手,怕悲痛一旦来临就会无所适从直到明白死亡的痛苦之后,就会真挚的去选择死亡。

评论

热度(19)

  1. kurrp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2. pangpangpang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3. 精神鸦片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4. Rock_chou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