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两个人分手,与其说抱歉,不如说谢谢来的自然。我知道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锋利到谁都无法触碰。然后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又后悔到抓狂的地步。现在,即使我已经处于这种为自己的幼稚感到非常惭愧的时段,也还是放不下身段去面对你。只能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去关注和你相关的一些事。我想说的是,我就是个刺猬型的矛盾混合体,又锋利,又矛盾,伤害彼此,结果到最后还是会像张志明一样说,我觉得他好,他什么都好。

评论